产品分类

公司简介

上虞市宏兴针织有限公司,是一家拥有进出口自营权,专业生产出口中高档单双面针织面料、时装面料、女装面料、针织坯布、双面针织布、单面针织布、罗纹布、圆筒布料等系列产品的公司,产品主要包括:毛圈(巾)布(二线纬衣,三线纬衣,绒布,天鹅绒等)、复合布、衬垫布、大小循环彩条布、无缝圆筒布(门幅5英寸-40英寸)、提花布、网眼布、汗布、 棉毛布等, 采用丝、毛、麻、棉、晴、涤、植物纤维(天丝,大豆,树脂,莫代尔等)和各种混纺原料,远销韩国、日本和欧美等国家及地区。

成员博客

资源与链接

访问数:1986065

醉红颜心水论黄大仙

世界周刊丨分裂的“峰会”


更新时间:2022-08-05  浏览刺次数:


  本周,第九届“美洲峰会”在美国洛杉矶开幕。这是时隔28年后美国再次主办该峰会。作为东道主,美国原本希望借此机会彰显其在美洲地区的“领导地位”,与美洲国家着重讨论移民问题。然而事与愿违,峰会遭到拉美国家前所未有地“抵制”,成了“分手之会”。与此同时,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中南美洲移民“大篷车队”正在涌向美墨边境。美国《基督教科学箴言报》评论说:“拜登的领导力在自家后院遭遇挑战。”当地时间6月10日,第九届美洲峰会在洛杉矶落下帷幕。此次峰会的主题是“建设可持续、有弹性、讲公正的未来”,然而外界看到的却是“空洞”与“分裂”。

  6月8日,美国总统拜登启程前往洛杉矶时就“出师不利”。先是在飞机舷梯上差点摔倒,在抵达洛杉矶后,迎接他的则是各种抗议。

  当天,拜登车队在洛杉矶街头遭到一名女子拦车抗议,该女子被特勤局人员撂倒在地,现场一度陷入混乱。而当拜登终于抵达会场,刚开始演讲又遭遇现场抗议。

  《华盛顿观察家报》评论说这是拜登的尴尬时刻。但让拜登最感到尴尬的,是多个拉美国家对这次峰会的“集体抵制”。

  6月5日,美国政府宣布将不邀请古巴、委内瑞拉和尼加拉瓜三国的政府官员参加峰会,理由是“这些国家不民主”。这一决定招致拉美多国政府的批评抗议。

  6月6日,墨西哥总统洛佩斯正式宣布,由于部分国家被美国排除在峰会之外,他本人将不出席此次峰会,改派外交部长埃布拉德出席。

  有白宫官员透露,之前拜登政府花了一个多月时间努力说服洛佩斯参会,最终仍遭到拒绝。

  紧随墨西哥之后,玻利维亚、危地马拉、洪都拉斯和萨尔瓦多等国也表示,仅派低级别代表团参会。最终,35位美洲国家领导人中只有21人决定参加本届峰会。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评论称,这是对拜登的重大冷落,也给美洲峰会构成毁灭性威胁。墨西哥《宇宙报》甚至发问:《这是最后一次美洲峰会吗?》

  美国记者 尤金·帕里厄尔:委内瑞拉、古巴、尼加拉瓜等国家被排除在美洲峰会之外,因为你们认为他们不民主。而海地的所谓“总理”却受邀参会,他的执政并没有经过(选民的)民主授权,对此你如何解释?

  2021年7月7日,时任海地总统莫伊兹在其私人住宅中遭枪杀身亡,此后美国、法国等国驻海地大使馆都呼吁时任海地总理阿里尔·亨利在过渡期间领导该国。

  7月20日,亨利正式宣誓就任代理总统一职。同年9月,他被指涉嫌共谋前总统遇刺案,但检察官提出指控后即被解职。

  美国国务卿 布林肯:和其他国家一样,对于在海地发生的事,我们也下决心搞清事实真相,包括前总统遇刺事件,不论调查结果最终指向何方,指向何人,我们都决心查出事实真相。

  美国记者 尤金·帕里厄尔:但(一个政府)是否民主,是不是只和他们是否赞同美国政府有关。你说一个政府不民主不能被邀请,而另一个(非民选)政府却可以被邀请,你的实际依据是什么?

  美国政府的民主“双标”,遭遇各方批评。没有受到邀请的几个拉美国家也纷纷抗议,称美国对他们的排挤,是霸权行径。

  古巴总统 卡内尔:这些天来,美国发言人在宣传(美洲)峰会时,谈论最多的话题之一是捍卫民主。他们欺骗性地将民主等同于促进资本主义,仿佛这是同一件事,而实际上两者是相反的概念。

  委内瑞拉统一社会主义际事务副主席 迪亚兹:这背后是资本主义体制的巨大危机和重整旗鼓的绝望尝试。

  6月9日,巴西总统博索纳罗与美国总统拜登进行了首次正式会晤,气氛却十分冷淡。

  博索纳罗虽然口头上表示,希望与美国建立更紧密的双边关系,但路透社却注意到,两人似乎只是通过翻译听对方发言,尽力避免眼神接触,场面极为尴尬。

  据巴西国家通讯社报道,博索纳罗与美国前总统特朗普私交甚好,曾多次质疑拜登胜选结果的公正性。起初他并不愿参加这届美洲峰会,是拜登派了特使到巴西劝说,才让他改了主意。

  6月9日,另一拉美大国阿根廷的总统费尔南德斯也表示,自己之所以选择参会,是因为阿根廷是今年拉共体轮值主席国。他要把古巴、尼加拉瓜和委内瑞拉的声音带到峰会上。

  阿根廷总统 费尔南德斯:我想说,未来这样的事情不能再发生了。峰会主办国无权规定哪些美洲国家有资格参会。

  1994年12月,第一届美洲国家首脑会议在美国迈阿密举行,来自美洲大陆和加勒比地区30多个国家的领导人在会上一致同意建立美洲自由贸易区。此后,美洲峰会总体上每3年举办一次。

  值得一提的是,2015年4月,第七届美洲峰会在巴拿马召开,古巴领导人首次应邀出席,并与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会晤,一度传为佳话。第二年,奥巴马访问古巴哈瓦那,初步实现了美古“外交关系破冰”。

  2018年,第八届美洲峰会在秘鲁举行,美国总统特朗普缺席。当时,美国《外交政策》杂志批评称,美洲峰会已沦为了“各国领导人拍合影”的舞台。

  拜登政府上台后,逐步重启“重返拉美”计划,美洲峰会就是其中一环。因此为了主办本届峰会,白宫也是煞费苦心。先是把峰会举办地定在拥有全美最大拉美社区的洛杉矶,之后又派遣特使出访拉美多国为峰会造势,许下“提振拉美经济”等一系列承诺。

  美国总统 拜登:今晚,我宣布建立一种新的经济伙伴关系,它建立在我们与美洲国家已建成的工作基础上,将指导我们的合作向前发展,我们称之为“美洲经济繁荣伙伴关系”。

  墨西哥《先驱报》认为,拜登是在试图打造一个抵制中国经济影响力的地区共同战线。然而在法新社看来,拜登提出的这一计划概念多于具体承诺。

  6月7日,作为峰会期间的重要活动,美国商会主办“第四届CEO峰会”。有媒体注意到了峰会礼品袋的一个小细节。礼品袋中有一个金属饮料瓶,底部印有大写的“中国(CHINA)”字样,中间的白色圆标上也清晰写着“中国制造(Made in China)”,表明其产自中国。

  法新社评价称,标签上出现“中国制造”,似乎并不完全符合美国人心中的“美国梦”。

  据美洲协会数据显示,截至今年3月,美国向拉美地区提供了约6200万剂新冠疫苗,而中国则提供了至少3亿剂。

  除了提出倡议,拜登还在峰会上宣布,将向拉美国家提供3亿美元经济援助。这比一个月前在东盟峰会上承诺的1.5亿美元投资多了一倍,但对该地区30多个国家来说,还是杯水车薪。

  多米尼加科学院院士 爱德华多·克林格:这对于一个如此饥饿穷苦被排斥的地区算什么?美国有500亿美元用于战争,但没有几百万美元来解决对其施压的中南美洲问题。

  在本届美洲峰会上,除了经济问题,移民问题原本是另一大核心议题。但在分裂的峰会上,这同样成了一个“伪议题”。

  有数据显示,如今80%以上的中南美洲非法移民都是从美墨边境入境美国。但在墨西哥总统缺席的情况下,峰会又该如何讨论移民危机?

  美国总统 拜登:在这个宣言之下,我们正在改变管理美洲移民的方法。我们每个人都在签署承诺,承认我们共同面临的挑战。

  然而,就在宣言发表后,墨西哥前外交部长卡斯塔涅达表示,美洲国家所作的承诺,很可能只是成为拜登在国内的“政治优势”,但实际上,这个宣言没有任何实质内容。

  就在美洲峰会召开前夕,超过1.5万人组成的移民大篷车队正涌向美墨边境,希望能在峰会期间进入美国。他们大多来自海地、萨尔瓦多、洪都拉斯、危地马拉等中南美洲国家。

  不少移民已在边境露宿等待数月,因为拜登政府此前曾誓言会取消《第42条法案》。

  2020年3月,新冠疫情在美国开始蔓延时,特朗普政府通过一项联邦卫生令,又称《第42条法案》,该法案以公共健康为由允许美国政府逮捕边境移民后直接将他们驱逐出境。

  这是去年9月,美国边境警察骑马挥鞭粗暴驱赶海地难民。视频流出后,警察暴行遭到舆论强烈谴责。

  美国总统 拜登(2021年):看到有人骑着马挥着鞭驱赶另外一群人,太离谱了。我向你承诺,这些人(警察)将为此付出代价。

  美国国土安全部部长 马约卡斯(2021年):我认为总统在呼应美国民众的情绪,但我想就事实说话,该调查将基于调查人员了解到的事实展开。

  美国海关和边境保护局的数据显示,2021年,美国执法部门在美墨边境逮捕非法移民约170万人次,创20年来最高纪录,其中包含14.5万名儿童。

  《第42条法案》原定今年5月23日到期。拜登政府曾宣布,将按期取消该法案。但由于国会共和党成员和美国边境州官员一直对此强烈反对,最终,联邦法官裁决,该法案将在到期后继续生效。

  美国海关和边境保护局公共事务助理专员 米兰达:现在我们发出一个明确的信息,美国强制执行移民法,任何没有获得合法授权的个人穿越边境进入美国将会被驱逐。

  特朗普执政期间,美国政府强制施行的骨肉分离政策导致超过2800多名移民儿童被迫与父母分离,很多家长至今仍在寻找孩子的下落。

  据《洛杉矶时报》报道,近些年在美国被羁押的至少26.6万名移民儿童中,约2.5万人的羁押时间超过100天。

  这里是位于美国得克萨斯州沙漠的一所边境拘留中心,关押着上万名未成年非法移民。

  通常情况下,这里不允许外界进入,更不允许靠近拍摄。拘留中心内部,各种疾病蔓延,条件极其恶劣。

  儿童拘留中心工作人员:很多儿童感染了新冠肺炎。我还知道不少儿童得了链球菌性喉炎,虱子成了一个非常大的问题。有一次,所有女孩在一个帐篷里集中时,因为虱子太严重了,他们就把帐篷封锁了。

  儿童拘留中心工作人员:美国国土安全部的人曾提到一起强奸事件,他们给女孩们做妊娠试验。我还听到他们当着所有人宣布试验结果。我还听说另一个晚上,有一个雇员被发现在男孩的帐篷里做同样的事情。

  移民青少年:里面很难弄到药,当我们问他们要药时,他们就给我们摆脸色,他们还经常大笑。

  特朗普执政时,美国难民配额人数从每年85000人削减到15000人。拜登上任初期保留了这一配额,在遭到批评后将上限提高到62500人,后来又提高到125000人。但白宫也承认,这个目标难以实现。

  阿根廷《国家报》评论称,美国与拉美国家的关系正经历“几十年来最糟糕的时刻”。

  拉美国家需要讨论的是经济增长、不平等和气候变化,而美国在意的是俄罗斯、中国和俄乌冲突。“事实是,拉美多年来一直不在华盛顿的优先名单上。”

  就在本届美洲峰会召开期间,会场附近几个街区外,也在召开另一个“对垒峰会”:民主人民峰会,主办方是美洲各国150多个组织结成的联盟。

  美国记者 艾比马丁:美国制裁的目的并非向别国领导人施压,让他们接受所谓“人权”,而是让这些国家的民众感到非常痛苦,以至于他们觉得只有推翻当前的政权,并建立一个亲美政府,才能减轻他们的痛苦,才能安然无恙,这就是美国的目标策略。

  这本《拉丁美洲:被切开的血管》是乌拉圭左翼作家加莱亚诺所写,全书深刻控诉了美国在过去一百多年里对拉美国家的掠夺和奴役。

  “拉丁美洲是一个血管被切开的地区。自从发现美洲大陆至今,这个地区的一切先是被转化为欧洲资本,而后又转化为美国资本,并在遥远的权力中心积累。”——《拉丁美洲:被切开的血管》

  2009年,美国介入洪都拉斯政变,帮助亲美的军方推翻了民选总统塞拉亚。尽管遭到种种质疑,时任美国政府依然坚称,既不知情也未参与政变。

  五年之后的2014年,时任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在《艰难的抉择》一书中承认,美国当时确实参与了洪都拉斯政变。

  2018年,美国前副国务卿托马斯·香农在给新任国务卿蓬佩奥的信中写道:“洪都拉斯是一个贫穷的小国,但是如同我已经提到的,它对我们的军事基地具有战略上的重要性,是我们控制美洲的总体战略的关键......”

  美洲玻利瓦尔联盟-人民贸易条约协定秘书长 萨查·略伦蒂:美国想要什么?很简单,夺取我们的自然资源,并惩罚所有不听从其指挥的国家。

  不过,在阿根廷经济学家吉塞拉·塞尔纳达斯看来,比起美洲峰会的象征意义,更有说服力的是近期拉美各国左翼力量的悄然崛起。

  6月19日,哥伦比亚将举行总统选举第二轮投票,此前第一轮投票中,左翼候选人古斯塔沃·佩特罗支持率高达40.32%。

  如果他和目前在国内支持率领先的巴西总统候选人卢拉都赢得选举,那么拉美地区人口最多的7个国家将全部由左翼领袖执政。

  瓦加斯基金会政治学者 莱昂纳多:当时,我们拉丁美洲只有一个选项,就是美国。我们没有中国,没有一个更强大的欧洲,也没有其他崛起的新兴国家作替代。但是现在,我们有了其他选项。

  美国智库“美洲对话”前主席希夫特认为,“美洲峰会出现的问题可归咎于美国政治的糟糕状况。”的确,拉美并非谁家的“后院”,“美洲峰会”也不是“美国峰会”。但美国政府一直以来对待美洲国家的态度充满傲慢与虚伪,为拉美国家的集体反抗埋下了伏笔,“峰会”才会演变成如今的“分裂之会”。

  如今,在新冠疫情和俄乌冲突外溢的双重压力下,拉美国家在各方面都遭遇严峻挑战。此时,这些国家在意的,是真正的尊重与平等,是实实在在“真金白银”的帮助,绝非“空头支票”或“政治作秀”。